当前位置:
首页 > 渔·文化 > 东西方钓鱼文化之差异

东西方钓鱼文化之差异

东西方钓鱼文化之差异

台湾记者沈祐平 感受东西方钓鱼文化之差异

钓客在水源区岸边钓鱼。忽然马达声大作,管理局人员乘著高耗油的气艇前来,道:「你在这裡钓鱼会污染水源,不要给游客看见,去马路看不见的地方钓。」

一簑一笠一扁舟,

一丈丝纶一吋鉤,

一曲高歌一樽酒,

一人独钓一江秋。

-王士禎〈题秋江独钓图〉

钓鱼,是人类在久远以前,伴随生產活动而发展出的文化,它是歷史的一个小小侧写。在人们的技术水平提高后,钓鱼逐渐自生產活动分离,却仍以休閒乃至哲学的形式,被传承了数千年之久。在中国,最早的钓鱼相关文献来自仰韶文化和龙山文化等新石器遗址,考古学家在这些地方发现骨製的鉤和叉,从而拼凑出千年以前,老祖宗持竿而渔的样貌。

《诗经.季风》、《史记.齐太公世家》、《孟子.离数篇》等文献中都有提到钓鱼。而周朝的《穆天子传》则首度将钓鱼视為一种休閒文化书写,乃至后代的骚人墨客,一直到民国初年為止,钓鱼沉静如「悟道」般的意象,总在华人文化圈内被视為一种哲学,且打破士绅与野民的藩篱。

但这已不复见了。

生活型态改变 钓鱼非首选

自新石器时代后期以降,比起养鱼、网鱼等方式,钓鱼已是一种无效率的生產技术,基本上是以文化涵养和休閒意义而存在著。进入现代社会后,许多现实层面的变化对传统的「钓鱼」產生很大的影响,以台湾為例,最首当其冲的问题是无鱼可钓。在传统社会中,钓客不必从自宅策马近一个时辰,才能找到可供钓鱼的河川,而在现代,由於各种原因的生态破坏,钓客常面临这个问题。而时间与精力的消磨,也反映在另一个问题上:生活步调快。无论哪种形式的钓鱼,闲适的心情很重要,光是要从忙碌的行程表排出一天的时间去钓鱼,就可以将一个现代人的心情消磨殆尽了。

此外,现代台湾人的活动基本上是反自然的,在大多数人的週末选择中,待在一个地方盯著浮标一整天,可能还得弄脏自己的活动绝非首选。即使接近「自然」,人们的休閒倾向仍偏好资讯集中,且被安排好的活动,例如採草莓或去薰衣草森林之类的。这也反映出台湾钓鱼环境的一项麻烦处,比起人為安排的自然体验,钓鱼很不舒服。古代以钓鱼作為休閒的文献,多出自华北地区,最南也只到江南一带,而当今钓鱼文化强大的两国:美国和日本,其钓鱼盛行的区域,也多在中纬度左右。相比之下,台湾的钓鱼环境湿热且潮溽,蚊虫很多,加上台湾几乎没有以钓友為出发点的硬体设施或环境规划,大大减低国人钓鱼的意愿。

设想一下吧:这个週末,你有两份企划要赶,你正考虑花两个小时开车,去一个又湿又热又脏的地方,停车爬一段难走的山路,在大群蚊虫的环伺下钓一天鱼,还可能被警察驱赶,因為台湾几乎所有溪流湖泊都禁止钓鱼……算了,还是去薰衣草森林吧。

钓鱼文化式微,和农村没落也有很大关係,目前三十岁以上,从乡下出身的台湾人,多半有切一段蚯蚓,插在鱼鉤上拋进水裡的钓鱼经验,不过如今许多都市小孩连蚯蚓也没见过,缺乏实际经验的他们并不会想去尝试,尤其入门管道十分闭塞。时至今日乡下的传统钓鱼景象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,是「仿日」式的钓鱼文化。

钓鱼法规习惯 美日台大不同

日本是全世界最疯狂於钓鱼的国家,他们从钓鱼技术、器物製造到作為休閒行销,都拥有最完整的体系。相比於中国传统的钓鱼文化,日本人相当重视技术,且非常精细。光是「在秋天钓鯽鱼时,鱼鉤尾端应离水底几釐米」就能写一篇近乎论文的专题,可见其讲求确实的民族性。除此之外,他们也很重视渔获本身,在观赏日本钓鱼节目时不难发现,这些钓客常处於一种兴奋的战斗状态,与郑板桥在《道情》裡盛颂中国式的钓鱼閒情:「老渔翁一钓竿,靠山崖,傍水湾,扁舟往来无牵绊。」有相当大的落差。

东西方钓鱼文化之差异

除日本外,钓客最集中的国家就是美国。各位或许对影集常出现的画面有印象:一个家庭去森林湖边的小木屋度假,爸爸划著小船,和儿子在湖面钓鱼,讲著「你长大要当个男子汉」之类的亲子对话。

东西方钓鱼文化之差异

相比於日本,美国式(或欧洲式)的钓鱼比较休閒,很少见到钓客在悬崖或礁岩上奋斗的画面,可想而知的,美国的钓鱼环境比之台湾或日本都舒服得多,加上幅员广大,城市规划也较好,出外钓鱼常是美国小家庭的出游考虑。而美日两种钓鱼文化的共通点,便是河海湖泊皆可钓鱼,但制度很严谨。在日本,钓鱼有季节限制,也有禁钓区。美国则是限制渔获量和大小,例如:比目鱼必须超过七吋才能带走、鯊鱼只能带走一条等。

法规与观念发展不完备 台湾钓客旅途还长

台湾如今的钓鱼文化是很畸形的。首先是由於地狭人稠,几乎所有的溪流下游都遭受严重污染,而上游河川和水库都是水源区,换言之就是统统不准钓鱼。现存合法的钓鱼场所,只有部分海域和渔港,以及各种机构在人工池内举办的钓鱼比赛。但是值得玩味的是,只要邻近可以钓鱼的地点,例如新竹宝山水库、头前溪中游,就可以不时看见钓具行,裡面卖的清一色是日式渔具和饵食,而进货最大的,肯定是这家钓具行最邻近的钓点(虽然大多是禁止钓鱼区域)。或许因為曾受日本统治,台湾的钓鱼文化和日本很接近,但这项论述仅限於钓客,在政策方面是消极禁止,并未积极规划,更曾发生许多顢頇情事,在此举出一例。

钓客在水源区岸边钓鱼。忽然马达声大作,管理局人员乘著高耗油的气艇前来,道:「你在这裡钓鱼会污染水源,不要给游客看见,去马路看不见的地方钓。」

事实上,举凡各大钓鱼交流网站的讨论,可以得知,除非电鱼毒鱼,不然单纯因為违法钓鱼被罚款的案例,至今未有。但难道钓鱼不应管理吗?

台湾的钓鱼可大致分為三种:溪钓、潭钓、海钓。实际以新竹為例,竹科人最喜欢的钓鱼场所是宝山一号水库(潭钓)。台湾人钓鱼有一个特色,是日本人和美国人都没有的,就是喜欢施放大量诱饵,这所谓大量,是一人一天可达20公斤的恐怖数字,是造成优养化的元兇之一。宝山一号水库正因為水质变差,转為农工用水,并兴建宝山二号水库因应民生用水的需求。由此可知,钓鱼的相关法规建立和反思不可不慎。

原文:不識字 煙波釣叟 刊登于 喀报

网友评论1

  1. 沙发
    匿名:

    大陆这边是电鱼毒鱼炸鱼放丝网放地笼甚至电拖网都不管,专门来管钓鱼佬,收钓鱼佬的竿子,罚钓鱼佬的钱。为什么?因为前者抓起来太费劲,有人举报打电话请他们过来抓都不愿意,只能抓点钓鱼佬来扣上破坏环境的锅咯

    2019-03-26 下午 5:48 [回复]

发表评论

表情
还能输入210个字

This site is protected by wp-copyrightpro.com